宝能系钜盛华债务逾期超375亿,昔日“野蛮人”的剑要断了吗?

宝能系钜盛华债务逾期超375亿,昔日“野蛮人”的剑要断了吗?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近日宝能系旗下深圳钜盛华披露了2021年财报,财报显示,2021年,深圳钜盛华实现营业收入743.90亿元,同比下降22.80%,净利润亏损115.23亿元,较去年降幅达到241.61%。

截至2021年末,公司的银行贷款、信托借款及其他金融机构借款债务逾期总计375.04亿元,涉及10家银行、12家信托公司、3家证券公司以及12家非银金融机构。

同时,公司披露了其他几项危险的财务指标。截至2021年末,公司有息债务余额822.91亿元,对外担保总额572.89亿元,因频繁融资及对外担保等涉诉金额高达550.02亿元,同期,公司货币资金仅61.19亿元。

此外,公司关联方及非关联方往来资金存较高风险。去年末,公司其他应收款规模896.90亿元,主要是关联方满足日常经营所需产生的临时拆借款,考虑到宝能集团流动性紧张,相关往来款未来或较难回款。

据悉,深圳钜盛华营收主要来自三大业务,分别为综合金融业务、综合现代物流业务、调味食品及其他业务,2021年,三部分业务营收分别下降了14.76%、70.76%和7%。

在其三大业务中,最受关注的综合金融业务,2021年营收为675.21亿元,占到深圳钜盛华总收入的90%以上,该业务主体为深圳钜盛华子公司前海人寿。

数据显示,前海人寿2021年的业绩出现了断崖式下滑,2021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.16亿元,同比大幅下滑89.85%。今年一季度,前海人寿仍然未能挽回下跌态势,公司保险业务收入109.55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78.53%,是国内74家寿险企业中保费收入下降最大、亏损最多的。

同时,前海人寿也同样面临债务偿付能力吃紧的风险。今年一季度末,前海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66.39%,环比上季度下降了12.77个百分点,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10.17%,较上季度环比下降19.93个百分点,并且已经接近监管50%和100%的红线。目前,前海人寿已连续7个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C级。

前海人寿曾是宝能系的一把利剑。2015年,宝能系连续三次举牌万科,一度获得万科25.4%的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此后不到一年内,宝能系又陆续拿下了8家上市公司5%以上股份,累计持股市值超700亿元,并在2016年11月买下格力电器4%的股份,成为其第三大股东。这样激烈的举牌行为,也让宝能系实控人姚振华被戴上了“野蛮人”的帽子。

那么是谁给了宝能系连续举牌的资金底气呢?就是前海人寿的“万能险”。

万能险是一种可以任意支付保险费、任意调整死亡保险金给付金额的人寿保险,有着收益高、期限短的特性,例如,彼时生命人寿的6款万能型保险型结算利率均超7.12%,富德生命e理财F款财宝二号年金保险(万能型),结算利率则为7.99%。

高收益率吸引了大量保户,也令许多中小型保险公司一夜长成参天大树。2015年,前海人寿发布了20多款万能险产品,资产规模也从560.08亿元迅速跃升至1559.43亿元,举牌万科的资金就动用了多个万能险产品。

不过在2017年,宝能系的一系列举牌动作终于引起监管关注,保监会介入,这场险资对上市公司控股权的“收割”才收场。

如今,“万能险”与前海人寿的锋芒不再,除了造血能力和偿付能力双降外,宝能也正在失去对其的控制。首先是管理层的矛盾与动荡。7月11日,前海人寿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,决议免沈成方的总经理职务和董事职务,并免去陈琳的监事职务。据后来中国银保监会披露的信息,被免职的两人对此次会议均不知情,也因此银保监会向公司下发了监管意见书,并对公司实控人姚振华进行了约谈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沈成方与陈琳都是在公司工作了10年的“元老”。有媒体报道称,这次免职是因为前海人寿业绩不好,公司股东层与管理层因此产生了矛盾。

未来,前海人寿何去何从正在被打上问号。财新消息称,为了还债,姚振华准备将其所持的前海人寿51%股权转让给国企科学城(广州),双方已签订框架协议,交易估值约230亿元。如今看来,曾经的利剑似乎已在崩断的边缘。

评论已关闭。